当前位置:小洁小说网>科幻小说>枕刀> 第76章 第七十六章还已故者公道,令未亡者安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76章 第七十六章还已故者公道,令未亡者安(1 / 1)

“沮浚死了?”

卫如流是在第二天才知道这个消息的。

昨日暴雨如注洗『荡』人间, 大雨过后,碧空如洗万里无云,刚刚修葺过的卫府也在这场雨水的冲刷下洗去浮尘, 呈现出焕然一新的场景。

一场秋雨一场寒,简言裹了件金『色』袄子, 缩在太师椅上, 头疼道:“是。”

沮浚再怎么没有存在感,那也是团的成员。他一日未出现,团的人发现后找上京兆尹府, 京兆尹府散人去找, 这才在今天中午发现了他的尸体。

卫如流身体前倾,追问道:“死因是什么?”

沮浚死的时机太巧合了。

他死的那条巷子距离茶庄并不远,平日里极少有人经过,显然是出了茶庄回驿站的路上人灭的。

现如今这个案子交由大理寺来侦破, 简言最清楚中内情:“利器割喉, 绝而亡。”

“他身上有没有什么特别的物品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令牌一类的物品呢?”

“有团身份令牌。”简言狐疑地看着卫如流, “你怎么这么关沮浚这个人?他貌不扬,要不是出了事,我都不知道团里有这么一号人物。”

慕秋下意识扫了卫如流一眼,却见卫如流低头把玩腰间玉佩, 一副“无可奉告”的姿态。

很显然, 卫如流不打算简言透『露』昨天茶庄的对话。

慕秋也默默垂下了眼睛。

正在沉默时, 穿着捕快衣服的郁墨从外面了进来, 手里拎着一鸡腿。

郁家是有名的大族,京兆尹是郁墨险些出了五服的堂叔,前些天她闲着没事做,了京兆尹的关系领了个捕快的差事。

按照郁墨的说法, 在京兆尹府当差,这帝都的绝大多数事情都能掺和上一脚。

咬了一鸡腿,郁墨不满:“卫如流,你家厨房怎么什么吃的都没有,我找了半天,找到一鸡腿。呸,还是昨夜剩下的。”

说罢,恶狠狠又咬了一大,撕扯出一大块肉。

郁墨本着不能浪费的原则,努力把这一大块肉都塞进了自己嘴里。

慕秋怕她噎着,忙给她递茶水拍后背:“怎么这么饿,中午没吃东西吗?”

郁墨拍了拍胸,总算把那块肉咽了下去,闻言一脸苦涩:“不仅是中午没吃,早上也没来得及吃饭。沮浚死了影响太大,我堂叔把我直接提溜到京兆尹府,命我跟着大理寺查这个案子。”

两国交战都尚且不斩来,现如今北凉团的人在大燕帝都当街杀害,要是大燕这边不能给北凉团一个交代,绝对会影响两国接下来的和谈。

说不得大燕还得割舍一部分利益来平息北凉的怒火。

帝都接下来怕是要不得安生了。

郁墨和简言吃了顿饭就匆匆离开了。

厅堂里剩下慕秋和卫如流两人。

慕秋看着卫如流,而不语。

卫如流翻看着沮浚死亡一案的卷宗,没抬头:“你是不是在好奇我什么不把见过沮浚的事情告诉简言。”

慕秋应了一声“是”。

卫如流合上卷宗,递给慕秋。

慕秋接过,不急着看,虚虚握在自己手里。

卫如流问:“你听说过简家的祖训吗?”

慕秋摇头。

她对六大家族的隐秘知甚少。

“你把六大家族的事情都与我说说。”

卫如流极有耐,娓娓将六大家族的事情道来。

这六大家族里,容家是将门,多出领兵的将才;

慕家和江家是文臣风骨世家。

那个叫江安的幕僚正是出自江家。

张家是后族,本朝传承了五位皇帝,张家出了两位皇后;

郁家是海匪发家,在江海上的势力不容小觑;

简家富贵雍容至极,素来明哲保身,不像张家那样与皇室有所牵扯,依照祖训,简家无论儿女,娶妻嫁人都不会考虑皇室,也不会掺和进皇位争斗中。

听到这里,慕秋顿时了然:“简家先祖有大智慧。”

卫如流微微一。

江安背后站着端王,身端王最信任的人,如果江安出了事,端王怕也落不得什么好。

简言单纯调查沮浚身死一案还好,他要是往深了查,势必会违背简家的祖训。

何必令他难。

慕秋也想通了这一茬。

说起来,昨天刚见过沮浚,转头他就死了,慕秋里却没有任何波澜。

出卖自己的同僚,与叛国同罪,更别说沮浚是真的叛国了。

他年前是该死人。

“江安的事情,你调查得如何了?”慕秋转而问道。

“还需要一段时间。”

慕秋奇道:“你在查什么事情?”

“年前,山海关大战时,江安身处何地。”

想要印证沮浚有没有说谎实很简单,有些事情,要是做了,就总会留下痕迹。

不过隔了整整年,哪怕是以刑狱司遍布天下的耳目,这件事也不好查,短时间内很难出一个结果。

卫如流暂时将这件事压下去,转而道:“府里已经重新修葺好了,我带你在府里到处逛逛,你看看可还有哪里不妥。”

慕秋下意识问:“你的寝卧可有什么大改动?”

直到瞥见卫如流脸上一闪而过的错愕,慕秋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自己刚刚问了些什么。

明明问这句话时没有别的含义,但落在耳里,不免绵延出几分轻佻的暧昧来。

“我……”慕秋忙解释道,“我做的噩梦里出现过好几次寝卧,所以才脱而出。问这句话没有别的意思,你别多想。”

卫如流轻轻了一声:“我确实多想了。”

慕秋刚想解释,就听见卫如流继续道:“我在想,简言以前有句话说得很好。”

他直直望着她,漆黑眼眸『露』出异样的神采,仿佛在暗示她追问。

慕秋直觉追问下去会让氛围越发暧昧,却不免他所蛊『惑』:“……他说了什么。”

卫如流将慕秋的手腕递到唇边,不轻不重地咬了一,纤细白皙的手腕顿时『露』出一圈浅浅的牙印。

不疼,但慕秋忍不住蜷了蜷手指。

因他唇齿的热度。

“他说,卫府太冷清了,我该成亲了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慕姑娘觉得他说得对吗?”

“……”

“慕姑娘?”

慕姑娘……慕姑娘觉得这个登徒子说得颇有几分道理。

成亲是急了点,但定亲总该提上日程。

于是她回到家中,趁着三位长辈都在一块儿,轻声道:“过几天是我娘的忌日,大伯父,大伯母,父亲,你们觉得卫如流在法会上『露』面合适吗?”

“啪”地一声,慕大夫人没拿稳茶盖,直接把茶盖摔坏了茶盏上。

慕大老爷早有理准备,是沉沉叹了,倒没有太失态。

慕二老爷没发现不对,拿起桂花糕,道:“这有什么不合适的,说起来,前几日卫少卿在大早朝上你仗义执言,怒斥群臣,这件事情我还没来得及谢他。”

咬了一咽下,突觉不对劲,慕二老爷抬头,举着缺了一块的桂花糕,愣愣看着慕秋。

“等等,秋儿,你什么要这么问?”

慕秋用指背蹭了蹭鼻尖,讪讪了下。

慕二老爷脑中巨震,跳陡然加剧,慌忙又吃了桂花糕平复情,看自家大哥。

慕大老爷点头,肯定了慕二老爷中的猜想。

慕二老爷又转去看慕大夫人,眼里的光摇摇欲坠。

慕大夫人狠狠拧眉。

慕二老爷险些嘴里那桂花糕噎死::“大哥,大嫂,你们前就知道这件事了!?”

慕大夫人回过神,哼了一声,不满道:“若不是卫如流看上了秋儿,他怎么会在大早朝上秋儿说话。”

慕二老爷像是踩着了尾巴的猫,得险些跳脚。

亏他刚刚还在夸卫如流。

呸,什么仗义执言。

那分明是无利不早起,有所图谋才对!

秋儿丢了年,他这个做父亲的,不奢求与这个女儿关系多亲近,愿她余生平安幸福。

这个卫如流想做他女婿?

想得!

“不合适!”慕二老爷恨恨拍桌,用力强调,“这可太不合适了!”

慕秋:“……”

爹你方才可是第一个开同意事的,改这么快真的好吗。

忽视掉女儿的目光,慕二老爷改改得毫无理障碍。

“爹在翰林院里有几个下属还未婚配,皆是出身名门、年少高中的人物,皮相也颇俊逸,你等着,爹明日就把他们的画像送到你桌案前,你慢慢挑。”

“要是都看不上那也没关系,爹和白云书院院长、国子监祭酒私交都不错,过两天爹带你去白云书院、国子监游玩一番,你尽管挑花眼。”

慕大老爷:“……”

有这么对自己女儿说话的吗。

“二弟!”慕大老爷不轻不重地斥了一声,“你这成何体统!”

沉默许久,慕大夫人长叹一声,竟是第一个松了。

“让他来吧。”

“正好,我有些问题想问他。”

***

日光破开云层,化去蒸腾的雾,洒遍整个西山寺。

慕家人早早就到了佛殿,等着法会开始。

陆续有亲近的人家派家中小辈或是管事送来奠仪,慕二老爷负责接收奠仪表示感谢。

他正与一位晚辈聊着天,余光瞥见又有人送奠仪来了,招呼的话脱而出:“多谢,奠仪直接放下——”

话说完,慕二老爷才看清卫如流的脸。

慕二老爷打量着卫如流,有些鼻子不是鼻子,眼睛不是眼睛。

卫如流今天特意穿了件月牙『色』长衫,明媚的日影于他衣袍流转,柔和他棱角分明的脸庞、斜飞入鬓的眉眼,以至于他整个人的质都软化了下来,多了几分平易近人。

他行礼时,眼眸微垂,俯身的弧度也恰到好处。

再怎么挑剔,慕二老爷都挑剔不出一丝『毛』病。

这个年轻人,在年前险些成了他的女婿,现在又险些要成他的女婿……

慕二老爷真是……情复杂。

“慕大人。”卫如流恭敬行了一礼,“这些是晚辈命人准备的奠仪。”

慕二老爷不冷不热道:“卫大人的官阶比本官高,以晚辈自居,是折煞本官了。”

卫如流对慕二老爷的态度并不意外。

再行一礼,卫如流道:“晚辈不打扰大人,这就先进去了。”

沈默和他几个下属放好奠仪,卫如流独自进佛殿里。

一入佛殿,卫如流看到了慕秋。

她正在一根接着一根点着香烛,神情认真。

卫如流没有上前打扰她,默默站到角落,等着法会开始。

法会从早上持续到晚上,许多人都坚持不住,中途悄悄离场去吃东西,卫如流依旧站在角落里,陪慕秋参加完全程,对慕大夫人、慕雨他们时不时投来的目光视若无睹。

月上枝梢时,法会终于结束。

卫如流正准备上前去扶慕秋,却婢女打扮的霜『露』拦住了去路。

霜『露』俯身行礼,低声道:“卫大人,我们家大夫人有请。”

卫如流眼神微凝,脚步一拐,示意霜『露』带路。

偏殿里燃着烛火,慕大夫人坐在里面歇脚。

桌案上摆着两盘早已冷掉的菩提糕,这是西山寺特产的一种糕点,一日没吃东西的慕大夫人也不挑剔,吃着菩提糕垫肚子。

刚用手帕拭净嘴角,霜『露』领着卫如流进来了。

慕大夫人放下手帕,指着对面的椅子:“坐吧。”

她还不至于在这些小事上难一个晚辈。

卫如流行礼坐下,婢女奉上一杯泡好的热茶。

“要先吃点东西吗?”慕大夫人又问。

卫如流道:“多谢夫人,不过不必了。”

“嗯。”慕大夫人点头,“我找你过来的用意,你应该清楚。我也不和你绕弯子,有什么事就直接说了。”

慕大夫人确实开门见山。

她开门见山地说:“在没清楚你身份前,我很属意你当我的侄女婿。但在清楚你身份后,曾经有多属意你,就有多不赞同。你面临的几乎是必死的局面,我不希望秋儿刚嫁人就要你担惊受怕,甚至要年纪轻轻你守寡。”

卫如流不由一。

这话,说得确实有够直白了。

他点头,平静道:“我能理解。”

慕大夫人接下来的话越发冷漠:“我知道,若论才干、容貌、度,以及对秋儿的情谊,你都不缺,可你的出身就摆在那里,谁也无法改变。除非你能秋儿放下仇恨。”

慕秋霜『露』引到偏殿门外时,恰好听到了慕大夫人的质问以及卫如流的回答。

他音『色』清润,带着不可回旋的坚定:“很抱歉,不能。”

慕秋顿时晓得大伯母什么要命霜『露』把她带来偏殿了。

她没有推门而入,没有发出任何动静惊扰站在屋内的人,站在门外,安静听着他们接下来的对话。

殿内的慕大夫人皱了皱眉,退了一步,又问道:“若我同意你与秋儿的婚事,在你们成亲后,你可愿抛下在京城的一切,带她离开京城?”

卫如流依旧拒绝:“晚辈不愿。”

慕大夫人冷冷一:“不愧是刑狱司少卿,当真执着。那我再问你,你可以保证自己不会出事吗?”

这个回答依旧没有做任何思考:“不可以。”

慕大夫人得拍了下桌子,腕间的玉镯子磕得生疼,她却顾不得在意这些许疼痛,眼里烧着滚滚怒意:“那敢问卫少卿,你凭什么求娶我的侄女!”

夜『色』浓重,冰凉的风吹拂起慕秋的裙摆,凉意从她的脚踝处一路上攀,汲取她身体的凉意。

霜『露』下意识看了慕秋一眼,神情忧虑。

寻常女子听到那位卫大人的回答,怕是要当场疯了吧。

可令霜『露』诧异的是,慕秋不仅连眉头都没皱一下,唇角还微微弯了弯,眼眸盛着月『色』与意。

二小姐……是极而了吧。

殿内缄默片刻,对话依旧在继续。

“夫人方才问的三个问题,在晚辈看来,实都是一个问题。”

卫如流终于开了。

他垂下眼,望着自己那双骨节分明,却布满薄茧的手。

这是常年习武留下的痕迹。

“夫人希望晚辈放下仇恨,保全自己。”

“可是年前那件事,死去了太多的人,晚辈的人生也彻底颠覆,就连慕秋和慕大老爷,也是中的受害者。”

“如果连晚辈都选择放弃追查,那已故者怕是永远都得不到道,未亡者也永远都无法安宁。”

颠覆的人生很难重新扳回原来的轨道,但岁月掩盖的真相始终应该大白天下,还已故者道,令未亡者安宁。

山林风声萧萧,干枯的树干吹得簌簌摇晃,不知从何处传来的呜咽声,像是深山有狼在嚎叫。

这天地间的声音,衬得卫如流的这番话越发萧瑟。

在面对艰难的险境时,他又何尝没有过一丝一毫的软弱与退却?

可是那些死去的人在拉着他,在拽着他。

要一闭眼回想起那些画面,卫如流中的软弱就会消散个干干净净。

卫如流慢慢收紧自己的手,看出神的慕大夫人,声音渐渐低沉轻缓:“晚辈清楚,在夫人中,我绝不是慕秋的良配。”

背负着血海深仇,隔三差五遇到仇杀暗算,名声不好,脾不好,手里还沾染有太多血腥。他能罗列出自己的种种不好。

所以面对慕二老爷和慕大夫人的暗暗难,他很平静,甚至有些高兴。

慕秋的家人始终在她考量,站在她的角度替她着想,他如何不欢喜。

可她依旧仪他。

在知道他的种种不好后。

他卫如流不是无私的圣人,明知道她仪他,凭什么不死死抓着她,而要松开她的手,让她去和那些世人眼中的良配举案齐眉?

卫如流吐了积压在底的郁,认真而慎重道:“晚辈不能保证自己的安危,但可以保证慕秋的安危。无论我事成事败,她都不会受到我的牵连。”

“定亲后,我名下所有田产商铺都会转到她名下。”

“若我不幸身死,我所有的暗卫都会转而效忠于她。”

顿了顿,卫如流微微苦:“当然,我知道这些东西她都不缺。”

可这确实是除了『性』命外,他能拿出的所有东西。

卫如流无奈叹息:“若夫人还有什么顾虑,尽管提出来,需要晚辈做出什么许诺,也都尽管说。”

慕大夫人呆坐在原地,过了许久,惆怅出声:“当年你与秋儿订婚前夕,秋儿的母亲总是在我面前,说还好下手快,才给秋儿找了个这么好的未婚夫。若现在坐在这里的人是她,她定然会马上同意这门亲事。”

“罢了。”慕大夫人站了起来,到门处时,又停下脚步,“等北凉团后,来家里吃顿饭吧。”

大门打开,殿里的烛光倾洒而出,融进屋外的苍茫月『色』。

慕大夫人看着站在门的慕秋,抬手『摸』了『摸』她柔软的头发,微道:“里面有糕点,虽然冷了,但可以垫垫肚子。”带着霜『露』离开了地。

慕秋迅速迈过门槛,奔到卫如流身前。

她没说话,是轻轻弯下腰,用夜风吹得冰凉的双手捧着卫如流的脸庞,抵着他的额头。

卫如流坐在椅子上,伸手搂着她的腰,用内力慢慢帮她驱身体的凉意。

片刻,卫如流道:“实刚才还有一句话没说。”

慕秋闷声道:“什么话?”

卫如流施了巧劲,让她坐在他膝上,他捻起一块菩提糕,送到她嘴边,喂着她吃了两,才慢悠悠道:“这句话不适合对长辈说,适合悄悄告诉你一人。”

他低着头,柔软的唇畔贴在她耳畔。

温热的呼吸洒在她耳蜗处,激起阵阵战栗与酥麻。

“这世间任何一人想取我的『性』命,都要付出惨烈的代价。可如果有朝一日你想要我的命,要说一声就好了。我甘情愿引颈受戮,甚至会在你取我『性』命时,助你一臂力。”

绵软的菩提糕堵在嘴里,苦涩从舌尖处蔓延开。

慕秋咽下嘴里的糕点。

她的眼眶倏忽泛起温热。

担卫如流看出异常,慕秋搂住卫如流的脖颈,埋首在他怀里,轻轻蹭了蹭他『裸』『露』在外的脖颈。

“我信你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