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洁小说网>科幻小说>欢迎来到现实世界> 第67章 Chapter 67他漫长一生的所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67章 Chapter 67他漫长一生的所(1 / 1)

祁意只能这说。

昨晚发生的事他比齐泠还后悔, 比齐泠更愿其发生。

然而理压过情感,忍着见他已经掏空了祁意所有意志力,面对齐泠主动的求爱, 他怎可能忍得住。

离婚、分别,是祁意给齐泠的由,是他的本心。

从始至终,他一直爱着他, 深深地毫保留地爱着。

祁意只是一个人。

再怎理克制,也过是个人。

他抵抗了爱人的泪,拒绝了爱人的亲吻……

火焰一触即燃,哪怕会把两人烧成一团灰烬,也可奈何。

一觉醒来, 甜蜜的梦化作残酷的利刃, 刺进紧绷的神经, 迸发出尖锐的剧痛。

祁意到了齐泠的绝望和助,到了他中的痛苦和我怀疑, 到了他即土崩瓦解的活下去的信念。

那一瞬, 祁意陡然惊醒。

他能做的只有给他重塑信念,哪怕已经沦为执念,也好过彻底崩溃。

——你想要?

——我都可以满足你。

让这一夜变成一场交易吧。

关爱情,只是寻找路上的磨难。

这齐泠的精神是澄澈的,他爱的始终只有麒翊, 他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麒翊。

肮脏的只是权力。

祁意平生第一次……庆幸权力的肮脏。

多好的借口, 没有任何背景和资源的齐泠想要站到那万人之上, 总要付出一定代价。

这就算是代价吧。

十分符合逻辑,祁意也可以通过“床伴”的身份,顺理成章地保护他, 毕竟在权力的角逐中,危险数胜数。

他会给他安全的保护罩,引着他去追逐权力,引他去背负上位者的责任和义务,让他得好好地活下去。

时间能够治愈一切。

也有几十年后的某一天,齐泠忘记了麒翊,忘记了q……能够重新活得潇洒如,通透畅快。

祁意的此生所愿,过如此。

所以他没有表现出己是q,而是摆出了权力者的姿态,带着齐泠一步一步走上了元帅的位,一步一步走向了可预知的未来。

多讽刺。

只渴望纯真爱情的齐泠,有一天会觉得床伴反而是最舒适的关系。

一年又一年,十年又十年。

齐泠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……麒翊在了,他可能再找到他了。

可悲的是,他没了资格随他而去。

他有了跟随己的兄弟,有了依附他而生的数个家庭,有了信任他爱戴他的帝国百姓。

爱情之还有这多的放下。

齐泠在寻找麒翊的路上,竟变得再只属于他。

坐上元帅之位的齐泠,绝对是个傀儡。

傀儡只是祁意给他的保护伞,让他至于那得众矢之的。

也正是这一刻,齐泠向了祁意。

人心都是肉做的,面对别人的好,一天两天、一月两月、一年两年都能受住,那十年二十年呢?

哪怕只是对床伴的宽容和维护,祁意也做到了极致。

齐泠可能到,只是他没办法到。

走到这个年纪,齐泠经历了太多。

年少的刻骨相思,成年后的一段婚姻,而后的床伴关系……

一层一层叠来,齐泠哪里还敢再去想象爱情。

找到麒翊只是执念,他知道即便找到了也没法再回到过去。

齐泠一时一刻都敢去回忆q,因为那三年早就化作了新的牢笼,囚困了他大半的情感。

面对祁意,齐泠初是我放逐。

床伴挺好的,单纯的各取所需挺好的,更好的是帝国皇子竟然和他年少的爱人长得一模一。

这是最初齐泠的想法,后来他觉得好了。

热情的始终没有爱来滋养,越是契合越是愉悦也越是空『荡』和失望。

所谓的各取所需已经慢慢分清到底谁需要。

是祁意需要一个伴儿还是齐泠更需要?

是齐泠更需要权力还是祁意更需要?

到最后,齐泠甚至敢祁意的脸。

两个毫关系的人为要长得这像?

祁意为要这像麒翊。

他已经……已经分清他们了。

他爱麒翊,他爱祁意吗?

找到了麒翊,他也没办法再爱他了。

祁意呢……

他们之间能有爱情。

察觉到己这个心思的那一刻,齐泠退缩了。

他能爱上祁意,能爱上一个和麒翊长这像的人。

这算?

人心就这常吗。

他唾弃己,厌恶己,恶心己。

这种我质疑是折磨人的,齐泠试着和祁意拉开距离,开始躲着他,想要让己清醒一些,要贪恋一些可能的事情。

祁意需要爱情。

齐泠配再拥有爱情。

他活着的唯一目的是寻找麒翊,找到他之后他也会再和他在一,只是了解了心事,然后孤独地为太阳帝国奉献此生。

仅此而已。

只是这。

齐泠越是这告诉己,越是控制住对祁意的眷恋。

好在现在的齐泠已经再是那个懵懂少年,他有足够的控力。

他能控制住己。

齐泠的疏离,祁意很快就感受到了。

这十几年对于祁意来说算上难受,哪怕他做了己最讨厌的事,哪怕沉浸在权力的漩涡中,争夺着那毫兴趣的位置,沦为了帝国的工具。

但他心中始终萦绕着一丝若有若的甜蜜,因为齐泠。

床伴关系也好,合作伙伴也罢,至少能见到他,能拥吻他,在午夜的情动十分,到他美丽的睛中倒映着他,仿佛心里也装满了他一般。

这虚幻的甜蜜给予祁意的抚慰是巨大的。

如果这就是天长地久,那他求之得。

他要求的,q得到的已经够多了,祁意需要更多。

这就很好。

直到祁意感受到了齐泠的疏离。

故意躲开他,有心避着他,约定的日子也是敷衍和麻木……

那一刻,祁意“醒”了过来。

原来连这些也是强求,连这些也是他能拥有的。

齐泠连这些也愿再给他。

祁意懂他,比全世界所有人都懂他。

齐泠厌烦他了,只是碍于身份和情分,没办法丢开。

这的话……

他该为难他。

祁意告诉齐泠:“我准备和孙家联姻。”

齐泠愣住了。

祁意低垂着睫,声音平淡:“有孙家的支持,内阁大半都会依附于我。”

过了很久,齐泠才轻重地应了一句:“对,是的。”而后他笑了下,中亮,毫阴霾地说道,“那以后我们还是要深夜见面了。”

祁意抬眸,望进他中。

齐泠坦坦『荡』『荡』地回望他,没有遗憾和痛楚,只有如释重负。

祁意也知道己是怎发出的声音,但也只能说出这一个字,他低声道:“嗯。”

从此床伴关系只是界的传言。

齐泠跑到个偏远星系,大醉三天三夜,清醒后遇到了迈瑞卡。

那一瞬,齐泠分清己到的是谁。

麒翊吗?

q吗?

祁意吗?

……

他是奇异。

是他漫长一生的所有美好和罪孽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