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洁小说网>科幻小说>我加载了修仙游戏外挂> 第68章 nbsp; 坍塌(二合一)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68章 nbsp; 坍塌(二合一)(1 / 1)

“好, 你非要在这里打,那就打吧!”

见一直解释都没有用,傅修也恼火了, 手中□□骤火焰蔓延, 隐隐有光浮动。

“焚龙!”

□□迎上了淡雨寒的鞭子,她终于满意的笑了:“来得好!”

说罢也挥舞着鞭子冲了上去, 在现实里没有只能使用自创功的限制, 她就不信她还打不过傅修。

人都是结丹后期顶峰的强者,下这么多结丹修士, 他们能为人杰榜第七与第九,怎么会是浪得虚名辈, 走今,都是有实打实的战绩支撑的。

一时间, 矿坑响起了激烈的打斗声,不少在矿洞中挖矿的修士听这动静,都忍不住跑了出来,原本还有心怀叵测徒, 等看人战斗的威势, 顿时选择了明哲保身。

还有修士认出了傅修:“北地枪王, 前就听说他来这里,没想是真的!”

“那和他战的这个修士是谁?”

“好强……用鞭,难道是安西郡主淡雨寒?若是真的, 位人杰榜高手出现在此, 难道是石荒有么异宝将要现世?”

傅修的强大处除了焚龙九星外, 还在于他丰富的战斗经验,以及一独特的遇强则强的精神意志,这是与他常年在战斗中磨炼提升境界有关。

而淡雨寒则是资出众, 除了自创的功外,已经将家功《六合决》修炼了极为高深的境界,此功的特殊就是在增幅上,能够将招式原本的威力倍提升,修炼最高境界,更是能足足提高六倍。

比如这鞭影,此时就在淡雨寒《六合决》的加持下,从原本的一道分化为了三道鞭影,这多出来的道都与本是同样的强度,若是将《六合决》修炼最高境界,就可以将攻击足足分化为六,并且强度不但不会降低,反而还会增幅提升。

在传承演武场不能使用六合决,淡雨寒等于只能发挥出原本三分一的实力,自不服。

此时使用出来,整个矿坑外都几乎只能看她的鞭影,反观傅修都显得落在了下风,但是傅修底是傅修,于战斗的本能已经差不多刻入了骨血,慢慢挽回了颓势,开始势均力敌了起来。

淡雨寒见状,也是眼睛越亮。

结就在人战斗正酣时,突冲出来了一批修士,当一人看傅修,立刻就满脸仇恨怒容:“傅修,你竟在这里,你这次又要杀谁?!先还我父亲命来!”

与他同行的几个修士也说着差不多同样的话:“傅修,还我师长/徒弟命来!”

他们仿佛是早就与傅修有仇恨,此时哪怕是傅修在于淡雨寒打斗,也直接不管不顾的驾驭着器朝着他攻了过来。

与淡雨寒这样旗鼓相当的高手战,哪里容得一丝分神,这群找傅修麻烦的修士中也都是结丹,哪怕实力、器品质高低不一,但是同一时间一起朝着袭过来,顿时打傅修一个措手不及。

傅修知道轻重,主要精力都放在了格挡淡雨寒的攻击上,于这修士攻过来的器只能勉强山壁,一个避不及,小腿就被飞来的长剑划出一道长长的血痕,同时后背也被一个惊魔杵砸中,伤及肺腑,让他当即就控制不住的喷出了一口鲜血。

见状淡雨寒连忙收回了手,她当不是趁火打劫的人,转而愤怒看干扰她战斗的那群人:“你们是么人?怎么出手偷袭!”

追来的几人也知道眼前红衣宫装的美丽女子不好惹,疑似人杰榜的第九的安西郡主,自身实力本就过人,重是她背后的安西王府,安西王不仅是金丹真人,还是奉王朝皇帝的亲弟弟,无论实力权势都不是能轻易招惹的。

但是傅修他们却是绝不会放过:“我们是来找傅修寻仇的,才不是偷袭,要说偷袭,应该是这个阴险小人先偷袭才是!”

阴险小人?偷袭?

淡雨寒一愣,傅修这个人她都听说过,要说他是个武疯子没有人会否决,但要说能和‘阴险小人、偷袭’这个名词扯上关系,她却是不太相信。

淡雨寒皱眉看向傅修:“你底怎么回事?”

傅修一边服下了一颗疗伤丹『药』,一边面『露』苦笑:“我这段时间莫名遭人陷害,今日来这里,就是为了调查此事,所以方才才一直拒绝你的约战。”

他说着转看向了方才攻击他的一行人:“你们的亲朋不是我杀的。”

“胡说!”有一个年轻女修愤怒道:“半个月前我亲自看你约战我父亲,难道还有假吗?”

“没有假。”傅修干脆地承认:“确实是我亲自去的,但是我没有并杀他。”

女修听了冷笑一声:“你肯承认就好,那你可还记得,在你约战时,我父亲想你人杰榜第七的排名,自觉不敌,一开始拒绝了你,是你死缠烂打,说想见识一下我家传的风云掌,比斗为止就可以,是也不是?”

傅修:“是。”

“你们当时约战是在十日后,也就是五日前,那为何五日前我父亲赴约当日,就再也没有回来,等我赶约战地的时候,只看了他的尸……”说着,女修神中流『露』出了深切的恨意,质道:“他是被一枪贯穿了胸膛,身上的携带的器储物袋全部被夺走,看起来根本就没有反抗的机会,这就是你所说的切磋吗?!”

听完女修父亲的事,与她同行的几人也『露』出了相似的仇恨神:“我的师父/朋友也是如此!”

“傅修,你这个阴险小人,枉为人杰榜第七!”

周围围观这番的动静的修士们听了也是大惊失『色』:“听闻傅修是个战斗狂人,每一处便会挑战当地修士,以武会友,见识他山石,没想竟是借着约战名,其实行着杀人夺宝举?”

“他们不是我杀的,他们有的和我打过,打完我走了去赴其他约,才知道他们被杀的消息,至于你的父亲……”傅修说这里眉紧皱:“他是在我去赴约前就被杀了,当我的时候看的就已经是他的尸了。”

当初在演武场排名,得知传承地在石荒后,傅修就从北地一路南下,来了这里。

沿途大半年的时间他当没有闲着,除了赶路外,还中途停留挑战了一当地闻名的结丹修士,在个月前达石荒后,按照习惯,反正等待传承开启的时间除了修炼也没有其他事,傅修自就习惯『性』的挑战起石荒附近知名的结丹修士。

被傅修挑战的人也是要面子的,傅修来得礼貌,还是大名鼎鼎的人杰榜第七,有时候甚至还会给出报酬换一次交手机会,于是大部分都欣应约,不过因为怕输得太难看,于交手地都没有广而告的宣传,打算默默比完再自己加工吹嘘一番。

这约战傅修打完就走了,直接去奔赴下一场,没有发觉么异常,直差不多十日前,傅修开始遭前约战过的人家属寻仇,最初他还以为是一场误会,毕竟自己约战完了后方都还好好的,还以为是有宵小冒充家属借题发挥。

直他当日去赴约,看了约战手,也就那女修的父亲刚刚被人杀掉,他才发现这是一起针他的阴谋。

随后立刻用神念搜寻四周,发现了远处有人正在快速离开,傅修立刻就意识,方极有可能就是陷害他的凶手,当下来不及解释,他直接就朝着方追了过去。

方遁光速度极快,丝毫不比傅修慢,傅修这一追就足足追了五日,一直来这处矿坑,感应方的气息消失在了这里,就深入矿洞追索。

而了矿洞就不好追了,石荒本就是凶险的大裂谷,矿区位置更是因为长期的挖掘,矿洞中的地形十分复杂。

又因为这里地质坚硬,各矿石的灵『性』与材质还有干扰隔绝修士神念感应的作用,所以寻常前来挖矿的修士在矿洞中行进,为了防止『迷』路以及勘探矿石,通常速度都不会很快。

傅修一扎进来,这里的地形加上还有其他修士的气息存在干扰,方顿时就像是鱼游入了大海,再也不见踪影。

没想傅修在矿洞中四处寻找的时候,还正好遇了淡雨寒,方一见面就要继续上次还没有完的战斗,傅修又被缠上,想走都走不掉,一直受害者亲属们追来,趁此机会,傅修总算将前因后解释了一遍:“如此……我就是一路追踪凶手才来这里的。”

傅修是解释了,但显这处在愤怒中的家属们不可能他说么就信么。

有人道:“这都是你的一面词而已,谁有能证明你说的话是真的?”

“不错。”那位前出言的女修也说道:“现场的痕迹,使用的火属『性』枪决,都能证明是你傅修出的手,若是陷害者真有这个实力,为么不直接找你麻烦,何必要千辛万苦来设计你傅修的名声,与他有么好处?”

再者,就算傅修所言为真,这事也与是因他而起,无论从么方面来说,众人都要找他讨要说。

“别听他狡辩了,我们大家先合力擒下他再说!”说话的修士也是怕大家意志不坚决,以傅修的实力,人少了还真拿不下他,率先出手朝着傅修攻去,旁人见状也立刻跟上。

“铛!”

方才就在打岔中受了伤的傅修匆忙举起□□格挡,随后看向众人,瞬间做出决定,转身就朝着最近的一个矿洞里冲去。

“你们给我等着!等我找凶手,一切自见分晓!”

作为被冤枉者,傅修此时自也是十分愤怒,要以他的实力,真要全力反杀这人中的一人还是能做的,只是想这人的亲朋也是因为自己的约战而死,底没有反过来他们出手,而是转身进入了矿洞准备继续寻找凶手。

“别想跑!我们追!”

剩下的众人见状,也立刻追进了矿洞,生怕傅修趁机从其他矿洞出口逃跑。

看着一窝蜂涌入矿洞的傅修一行人,淡雨寒沉『吟』片刻,也跟着追了进去,想了解底是么况。

就在进入矿洞追索的过程中,淡雨寒脑中灵光一闪,突想起了自己来这里前收的傅修约战书。

淡雨寒没有亲眼见傅修来约战,就相信那封约战书为真,是因为在约战书中提的内容,说是上次在传承演武场中未真正决出胜负,邀请她今日前往矿坑再比过。

收这样的约战书,又听过傅修四处约战的消息,淡雨寒自是没有怀疑的来了。

前傅修说他没有向她约战,淡雨寒方才以为只是傅修的推托词,现在结合傅修的遭遇一联想,那封约战书很可能就是陷害傅修的那个人伪造的。

并且,这个陷害者还知道传承的事。

传承子总共就四个人,陷害傅修的人必与另外人一有关,或者说不定就是他们人其中一人。

那方这么做的目的……

想此处,淡雨寒突脸『色』一变,立刻转身,想要离开矿洞。

但就在这时,矿洞内突响起了一阵‘哗哗’的声响,并且越来越大,所有进入矿洞中的人眼前看的景象都开始摇晃了起来……

……

就在一切的变故发生前不久,明黛已经一路探寻了矿洞深处的位置,浅一的位置基本上这么多年都被别人挖完了,要想找星纹金,更大的几率还是得往深处找。

继续往矿洞深入挖掘是一件具有危险『性』的事,因为积年累月的挖掘,矿道内四通八达如同『迷』宫,无论朝么方向挖掘都有可能会通其他人挖过的矿道中,导致坍塌。

这里的石十分坚硬,灵气又稀薄,一旦遭遇坍塌,就算是结丹修士也要被困一段时间。

使用土遁术也不行,结丹级别的土遁术在这全是坚硬石与矿石的矿洞里是用不上的,若是再不小心撞上么巨大的矿石,中断了土遁,那就是硬生生的卡在石缝里进退难,活活憋死。

所以明黛也只是凭借与于灵力神念更入微的控制,速度相较于其他修士更快一,并没有快很多。

神念扫过一处位置,明黛突感觉了一别样的灵『性』波动。

她不由自主的眼睛一亮,难道是她今运气这么好,才下矿就遇了块‘大家伙’?

明黛朝着那个方向的坑洞赶去,没曾想那个位置并不是空无一人,反而让她看了十分意外的一幕。

一个身材相貌平淡,看起来十分容易让人忽视的男修正在将一个红『色』的晶石一样的物品放进矿洞被挖开的石缝中。

看这充斥这不祥意味的红『色』晶石,明黛神『色』一紧,方才她感应的特殊波动,并不是星纹金,而是男子手边的红『色』晶石,引发波动的也不是星纹金那特殊的灵『性』,而是红『色』晶石中含而不发的能量。

此人要做么?!

而明黛的出现也让男子立刻回过了来。

看明黛孤身一人,气息还是结丹初期,方左手一曲,曲掌爪,带着一道包涵凶煞气息的血影,直接就朝着明黛挥了过来。

“既你看了,那就留在这里吧。”

而下一刻,男子动作一顿,一道剑光横掠而过,快速的挡住了他的攻击。

男子左手被震得发麻,有诧异的看着明黛的飞剑。

“你……”这人御剑术极高,飞剑器品质也不弱。

因为想着将方一击毙命,方才他虽是临时出手,却是发挥出了八实力,寻常结丹初期的修士已经在那一爪下重伤了。

此人实力不简单,难怪会进入这么深处的矿洞,说不定修为不止是看起来的结丹初期,而是用么手隐藏了自身气息。

电光火石间,想此行的目的,男子没有选择继续与明黛交手,而是从腰间拿出了么东西直接捏碎。

在最后一刻,男子看明黛的飞剑已经再度朝他飞了过来。

这一剑,竟让他眉心直跳,所有于危险感应的直觉都仿佛在尖叫着告诉他:绝不能触碰这一剑!

不过就在下一刻,空间波动扭曲,男子使用了珍贵的挪移传送物品,瞬间脱离了矿坑,出现在了矿区上方的安全位置。

看周围熟悉的景象,这是他提前就准备好的定传送阵,确认安全,男子急促的呼吸着新鲜空气,一滴汗水从他额上留下来,都没有心思去擦。

从来没有与一个结丹修士交手会给男子这感觉,在那瞬间若不是传送符启动了,他甚至觉得自己会死在那里。

那个修士的飞剑,太诡异了……

想起剑,男子不由自主的想起了传承子的第一名,也是用剑的,若不是在演武场能看出方身形是个女子,估计此时他会认为方就是传承子第一。

不过下一刻,听矿洞内传来的‘轰隆隆’的声响,男子脸上『露』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他的布置可不止是炸塌矿洞这么简单,而是在上方矿洞的区域,还投入了一‘特产’。

传承子除了他外一共有三人,能够确认身份的傅修与安西郡主都死在矿洞下,他的传承名次自就提前了,可惜第一名隐藏身份隐藏得很好,否则其他传承子都死绝,那剩下的传承就不用再争了,直接给他这个第四就好了。

不过能将那个让他感觉极度危险的用飞剑的修士埋葬于此,也是一件好事。

做完这一切,男子直接没有犹豫的转身离开,该做的都已经做了,继续留在这里也没用。

安西郡主的身份不一般,若是矿坑的动静传开,说不定连安西王都会赶来,金丹真人可不是他能招惹的。

……

眼见着一阵空间波动后男子的身影消失在了面前,连带这她蕴含了一击必杀的飞剑也落了个空,明黛失望余,同时心一沉。

不劲。

红『色』晶石的位置又传来了一阵能量波动,联想起那男子遭遇后,一击不中,就直接使用了珍贵的空间传送物品离开的场景……明黛猛瞪大了双眼,后背汗『毛』直立,没有再去查看那红『色』晶石一眼,而是转身直接御剑开道,也不顾及撞不撞石块了,用了最快的速度逃离这里。

一路上,明黛将自己前制作的加速类、护盾类符篆仿佛不要灵石一般的激发,一时间身上光芒闪烁,七彩缤纷,好不热闹。

后就在明黛才离开不五个呼吸。

“轰轰轰轰……”

接连不断的剧烈的爆炸伴随着石道坍塌的巨响,滚滚传开,这一片被过度挖掘的矿洞,开始向下不断坍塌,从外面的空看,就是石荒这纵横交错的裂口某处直接扩大了‘一角’。

明黛被翻滚的气浪一直往上冲,期间不知道撞击了多少石块,在身上的护身符篆破碎的前一刻,一口丹炉飞出,炉口自开,人影一闪,明黛整个人便跳入了丹炉中。

“哐哐哐嚓……”

不知在丹炉里面躲了多久,外面的声响终于停止。

明黛花费大力推开了炼丹炉口子,爬出丹炉口,眼前没有光亮,但结丹修士的夜视下,能看她周围都是各碎石。

还好符篆与丹炉撑下来了,否则明黛都准备耗费一个逆命值锁定生命来保命了。

不知道矿洞坍塌么样了,想办出去又是一桩不容易的事。

一念及此,明黛忍不住在心中后悔,早知道在矿洞里面挖矿会遇这么一遭事,还不如去外面和傅修淡雨寒他们打架呢!

就在这时,明黛隐隐约约听了从附近石缝中传来了熟悉的女声:

“傅修,这次都是怪你!都连被人陷害了都发觉不了,连累得本宫也身陷于此!”

傅修声音郁闷地反驳:“是你自己听打架就来了,怪我么事啊!”

明黛:哦,他们打架的也在这啊,那没事了。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没有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