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小洁小说网>言情小说>夜行权臣的掌中妻> 第182章 183、乐静芳不是他师父的女儿?
阅读设置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第182章 183、乐静芳不是他师父的女儿?(1 / 1)

荡然无存?

四个字刺激到乐静芳。

她的脸开始变的狰狞,盯着孟桐,恨不得撕碎。

“你不是活的好好的,反而是我,被你弄的人不人,鬼不鬼的?”乐静芳说着看向章温瑜,“师兄,她就是蛇蝎心肠,容不下别人。”

“我只是将你的毒,加了一点好料,还给你而已,你怎么就变成这样?”孟桐说着嘲讽,“听说你是制毒高手,我还以为你知道我给你下的毒,只要抗过两天,一切就能恢复,没想到你的能力也不怎么样?”

“啊——”

乐静芳被刺激到了。

这毒竟然不需要解药?

她早知道,怎会让自己变成这样?

又在她爱慕的师兄跟前这么狼狈,她更不能接受。

“你这个贱人,去死!”乐静芳歇斯底里的怒吼,刚说完,迎面一巴掌将她打倒在地。

乐静芳受不了,一手捂着被打肿的脸,“师兄?”她的师兄从来不会这样对待自己,一定是这个贱人。

不知道这个贱人说了自己多少坏话。

更可气的是,她到现在才发现。

努力想要挽回曾经的感情,只能放低姿态,“师兄,你为什么打我?”说完,咬唇,委屈又不敢哭出来样子。

“桐儿是我妻子,任何人不可侮辱。”章温瑜提醒。

也是对乐静芳最后的善意。

这一刻,乐静芳知道悔改,最好!

“不,不可能!”

乐静芳不能接受‘妻子’这个身份,章温瑜轻易给了别人。

那应该是自己的位置。

不管谁和她抢,都不会有好结果。

唐又烟是一个,孟桐也是。

“师兄,我才是你的妻子,你忘记了,你的命还是我父亲救得,你曾经答应过父亲,要照顾我一辈子。”

“师父的救命之恩,章某一辈子不敢忘,我答应师父会照顾师父的女儿一辈子,会照顾她衣食无忧,但......那只是师父的女儿!”章温瑜笑了。

肆意张扬,又似乎是另有含义。

孟桐听到这话,再次想到孟燕说过的话,乐静芳和父亲的关系不好。

难道,章温瑜这话的意思是说,乐静芳不是他师父的女儿?

呵呵——

这剧情有够狗血的。

原本还觉得无聊,这回看来,男人就是用这样的方式,让她介入他曾经的过去。

“你什么意思?”乐静芳似乎隐约知道什么,满脸不能接受。

“字面的意思。”章温瑜说的冷血无情,看向乐静芳如同看待陌生人一样。

“不,我不可能输给别人,”乐静芳看到章温瑜不讲情面,转而针对孟桐,“我喜欢了那么多年的师兄,绝对不会输给你。”对上孟桐淡定的样子,她歇斯底里的喊,“就算你现在是我师兄的人,又能怎样,你也不会有未来。”

乐静芳看着陌生的师兄,心底暗暗有了想法,她得不到的人,谁也别想得到。

有人这么不愿意接受自己,谁都不要好过。

“我师兄的身上有剧毒,没有我父亲压制,他早晚会死,你也很快会死!”说完哈哈大笑。

章温瑜身上腾起无比阴冷的气息,大手一伸,乐静芳身后的大树数年拦腰砍断。

乐静芳再次暴露在阳光下,全身冒白烟,痛在地上滚来滚去,‘啊啊’的大叫起来。

该死,乐静芳是怎么知道自己中毒的事,又是怎么知道师父这些年一直为自己压制毒。

师父告诉她?

不可能?

他满眼杀气的看向乐静芳。

乐静芳痛的受不了,她似乎感觉到另外一种威胁,艰难的爬起来,踉跄的来到墙根,躲避阳光的照射,看向嘴角带有笑意的师兄。

越是这样,她心里越恨。

为什么师兄这样对待自己,难道就为了保护这个女人?

想到自己无意中听说的事,又幸灾乐祸的看向孟桐,“你以为你赢了?做梦!”

“我师兄只是用你来解毒,现在的你应该被毒缠身,很快,你也要死了,到时候......”

孟桐听到这话,身子有些僵硬。

章温瑜中毒孟桐知道,不知道他的毒会给自己,如果.....

乐静芳的声音如同魔音一样不断的钻进孟桐的耳朵,章温瑜也害怕了,他将孟桐紧紧搂在怀中,“不是这样的,你不要听她乱说。”

他在害怕。

乐静芳说的是真的,当年他是因为中毒,正好遇到师父,师父也是因为这个救了自己一命,后来,他离开时,毒已经被控制。

到孟桐跟前时,他的毒已经被控制了,不会传给女人。

当年离开师父时,答应师父的事情,没有对外说。

现在那么多人在,有些话,他不能说,更害怕女人会误会。

察觉到怀里的女人没有反映,他听到旁边还在叨叨的乐静芳,心中起了杀意,念头起来,章温瑜的眸眼一眯,掌心蓄力……

忽然,有一只柔软的小手放在他的手背上,轻轻拍了拍。

“你毒发的事情,我知道啊,我还给你治好了!”孟桐的嘴角浮起一抹不在意的笑。

章温瑜看向孟桐,不淡定了。

她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

孟桐没有再看男人一眼,转而看向终于安静下来的乐静芳,“你说的解毒,是为了以毒制毒吧?”

“你...你怎么知道?”

“我不太喜欢毒这东西,顺带的研究了一点,刚好这一点,把他治好了。”

章温瑜不能淡定,周围跟随了么章温瑜身边多年的人,都见证过主人毒发的样子,最近一直没有毒发,难道真的好了?

一想到他们以后不用为了这个担心,心底涌起的激动,几乎将他们湮灭。

“不,不可能!”乐静芳努力表现自己,想要在章温瑜面前展现自己的不同,就为了证明她是不同的。

她到现在没有研究出来以毒制毒的法子,为什么这个女人做到了。

孟桐在骗自己,肯定是这样。

“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,乐小姐不会你为你那么多年做不到的事情,有人用几天就做到了吧?”这感觉真好,比打脸还要过瘾。

孟桐羞辱了一番乐静芳,转而看向男人,“你最近有些忙,我本来想找机会跟你说的,没想到在这情况下。”

“不,你在撒谎。”乐静芳不能接受。

“我与夫君的事情,我们知道就好,你一个外人,不便知道太多。”

“不可能!”乐静芳声音沙哑的喊,“你在说谎!”被刺激过度的她,手腕转动,原本一直被她好好藏在袖子里的宝贝,被打开。

瞬间,她能听到那微弱的声音。

看着手拉手在一起的两人,她终于下定了决心。

既然师兄没有选择自己,他们就一起去死吧!

一个将死之人,毒有没有解,已经不重要了。

悄然做了这些,讽笑了起来,“就算你说的是真的,又能怎样,还不是一样会死。”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章